【中】第27届东京国际电影节《庵野秀明的世界》专题上映会 庵野秀明×冰川龙介对谈第二回·实拍电影篇

http://tieba.baidu.com/p/3637175101

翻译:未知的深蓝色

如需转载,请注明译者和本文地址

本回对谈于10月25日进行,主题为庵野秀明导演的实拍电影,对谈涉及的作品包括《Love & Pop》《式日》《甜心战士》等。

509a9e510fb30f24fbccd96ccc95d143ad4b0319

 

感到动画的极限而投身实拍领域

 

冰川:今天我想和庵野导演聊一下您的实拍电影,首先是您的首部剧场电影《Love & Pop》。

 

庵野:制作《EVA》剧场版的时候,我感到了动画的表现其实是有极限的。《EVA》剧场版的制作让我真正体验了一回《阿斯特罗棒球团》的“第一场比赛完全燃烧”的感觉。正当我想尝试动画以外的表现手法的时候,索尼的家用数码摄像机VX1000发售了。《EVA》的实拍部分基本上是交给樋口来拍的,而我就在旁边用VX1000拍摄花絮。因为我觉得自己最好也能去拍摄现场看一看,不过如果一直多嘴的话,樋口肯定会不高兴的(笑)。但是,当我第一次看到VX1000拍摄出来的影像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因为我没想到当时的摄像机竟然已经能拍摄出这么清晰的影像。所以我想有了这台摄像机的话,是不是连在大荧幕上放映的电影都能拍出来呢?只用家用摄像机是否就可以拍电影呢?这就是《Love & Pop》的出发点。总而言之就是找一个现役女高中生来做演员,然后就用纪录片的风格来拍摄YUAN交场面。这样的话我就能操控摄像机,作为YUAN交对象的大叔就让内部临时演员来演。我就这样提交了企划。一开始我估计预算应该要五百万日元,然后当我告诉了king record的大月(俊伦)先生我想做实拍片的想法之后,预算一下子就涨到了一亿日元(笑)。

 

冰川:您是以多久的片长来估算出五百万日元的预算的?

 

庵野:因为完全是跟着原作走的,所以片长是八十分钟左右。当时我还正处于制作《EVA》第25、26话的忙碌时期,所以真的很辛苦。预告片是一段一直跟在(主演)三轮明日美背后跑的影像。当时跟在她后面跑的是我和鹤卷(和哉),还有助监督杉野(刚)先生,三轮当时是一名真正的女高中生,跑起来的时候我们完全跟不上啊(笑)。那时候简直就像地狱一样。制作实拍片果然不容易啊。

 

冰川:摄像机基本上都是手握吗?

 

庵野:基本上都是手握,不过因为当时VX1000专用的斯坦尼康已经在发售了,所以我也用了它。在《Love& Pop》中我们只拍摄了“现有的事物”。只拍摄现实中存在的东西,然后再拼贴成一部电影。这就是我想通过《Love & Pop》来尝试的东西。

 

 

用与动画完全相反的构想而拍摄的《Love& Pop》

 

冰川:您在这方面的构想是和动画完全相反的把?

 

庵野:是的,完全相反。我想做的是绝对无法用动画做到的事。总之,我只去考虑如何选取现有的事物进行拍摄。仅仅是摄像机的位置或是镜头的角度有所不同的话,拍摄出来的画面就会和我们平时看到的景色完全不同。我想做的就是把日常的风景拍摄成非日常的,或者说像是异世界一样的影像。最先让我产生这种感觉的就是实相寺(昭雄)先生的作品。实相寺先生的《奥特曼》中有时会突然出现很奇怪的画面。我小时候看的时候就一直没看懂,结果它就成了我难以忘怀的东西。

 

冰川:庵野导演业余时代的作品中也出现过“实相寺角度”吧?

 

庵野:业余时期我没多少钱,布景也不大。当我想用能够掩盖这种情况的角度来拍摄的时候,就产生了和实相寺先生同样的想法。比如说在镜头前方放置一个很大的东西,然后从它的缝隙中拍摄等等。这样的话画面看上去就会很有张力。

 

冰川:也就是说您当时学习了动画与实拍各自所能表现的东西之间的区别?

 

庵野:其实动画和特摄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两种节目。对我来说,它们就是混杂在一起的一个整体。虽然混杂在了一起,但是我在进行制作的时候,会把它们按照表现方式来进行区分。

 

冰川:这次在《庵野秀明的世界》中看了这么多作品后,我的一点感受就是同时活跃于动画与实拍领域的人并不是很多。而庵野先生的话,也不仅仅是游走于两个领域之间,在您的动画作品中,有时也会出现一些实拍风格的画面。

 

庵野:制作电视动画的时候时间和金钱都不够,《EVA》就是如此。总之我想尽量把画面做得好看一点,这样的话使用なめショット*就是最好的办法。当时电视画面的比例为4:3,基本上就是一个正方形。仅仅把画面当成正方形来拍的话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但是一旦使用了なめ的话,正方形就会给人一种纵向更长,或是横向更长的感觉。

*:なめショット,被拍摄的主体位于画面内侧,跟主体交谈的对象的一部分在画面前方的构图。

 

冰川:从这个角度来看实相寺先生的作品的话,就会发现他的作品奇特的不仅仅是角度,他好像还想冲破边框的限制……

 

庵野:我非常理解他的这种想法。然后,在剪辑的节拍方面,是冈本喜八先生影响了我。我觉得镜头切换的瞬间,以及为了切换镜头而进行的时间轴的调整就是影像的有趣之处。它体现的是创作者想要让观众去观看影像的意志和意图。而将其间接地表现出来就是影像的有趣之处。

 

 

追求“美丽画面”的《式日》

 

冰川:《Love & Pop》之后就是《式日》了,请您给大家介绍一下カジノ工作室吧?

 

庵野:它是吉卜力工作室在实拍领域的品牌。因为吉卜力的工作室在梶野町,所以叫カジノ(即“梶野”的发音)工作室。不是赌场的カジノ哦*(笑)。取名字的时候铃木(敏夫)先生什么都没考虑就说:“因为在梶野町,所以就叫カジノ吧。”

*:“赌场”的意大利语“casino”在日语中的发音也为カジノ

 

冰川:《式日》是为了在吉卜力制作实拍片而拍摄的吗?

 

庵野:本来我是想和樋口(真嗣)两个人在吉卜力拍特摄电影的,并且还死皮赖脸地拜托德间(康快)先生帮忙。但最后还是因为我的能力不足而失败了……后来我看了藤谷文子的小说,觉得它很有意思,然后我就钻研它的主题,将其分解、再构成,最后就把它置换成了《式日》这部作品。当时我想用三十五毫米胶卷和失真镜头拍一部“漂亮的实拍片”。失真镜头的晕光会在横向扩散。总之我很想尝试在自己的作品中加入失真镜头的晕光。最近(J·J·)艾布拉姆斯就一直在使用晕光,连一些我觉得不可能能使用晕光的地方他都用了(笑)。然后,我虽然不是很喜欢我老家(山口县)宇部市,但是当我因为NHK的节目(《課外授業ようこそ先輩》)而时隔很久回到宇部市时,我终于发现了它的有趣之处。我觉得我也许能在这里拍一部电影。所以我去见了德间先生,我问他:“我能不能拍这部肯定回不了本的电影?”结果他回答我说:“这次赚不到钱的话,下次能赚到就行。按你喜欢的去做吧。”至于电影的内容就真的很小众了,一千个人里面可能只有几个人能看懂。我的目标就是把它做成那百分之几的人心中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电影。

 

 

童年的风景与对角色的执着

 

庵野:我基本上把我喜欢的宇部的风景都放到了《式日》中。我从小就是在工厂旁边长大的,所以那应该就是我心中最原始的风景。即使现在我也仍然喜欢工厂、铁块之类的东西。另外还有电线杆,我喜欢的是它的“机能美”。现在政府想把电线杆都清除掉,但是城市的风景本来就已经很无趣了,他们竟然想让它变得更无趣。没有电线杆的东京毫无魅力可言。那些议员好像根本就不明白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应该积极地保留电线杆,把它们当作文化遗产来保护(笑)。

 

冰川:由于《EVA》的影响,深夜动画都开始描写电线杆了,但是,在其他动画中出现的电线杆有很多都不是倾斜的,而是垂直的。

 

庵野:那些动画的制作者对电线杆还爱得不够深。他们只模仿了表面的东西,却缺乏内在的灵魂。

 

冰川:说到演员阵容的话,我首先想到了片中导演这个角色是由电影导演岩井(俊二)先生扮演的。

 

庵野:那个角色不能让演员来演。我想宫先生让我来给《风起了》配音也是因为同样的理由。就这个意义来说,我倒是走在了宫先生的前面(笑)。因为我向岩井先生拜托过同样的事,所以宫先生来拜托我的时候我就没法拒绝。立于组织顶端的角色,不让有这种经验的人来演的话就不会有真实感。不过,岩井先生在拍摄现场的时候一直在写《关于莉莉周的一切》(笑)。在那个敲打字机的场景里,他是真的在工作。

 

 

在《甜心战士》中反省与对特摄的感情

 

冰川:《甜心战士》与前面两部作品完全不同,似乎有种动画的风格……

 

庵野:我已经在《式日》中拍摄了漂亮的风景,于是相反的,我思考能不能提取动画和实拍的优点,把实拍片拍得像漫画一样。总之,我想拍一部像《假面骑士》一样的动作片。这就是《甜心战士》的出发点。

 

冰川:《甜心战士》和《假面骑士》属于同一年代的作品,都是用的变身特摄片的模式。

 

庵野:是的。虽然我已经决定了怎么去拍《甜心战士》,但是在制作上,トワーニ(制作公司)讲究先后顺序。那时我就感到制作电影必须靠民主主义才行。トワーニ虽然是由三家公司*合资成立的,但是并没有因为哪家最大就听哪家,提议必须通过多数表决、或是全员一致同意才能通过。一开始他们给的预算还是很多的,后来就越来越少……所以说在等待的过程中制作出来的电影是不会成功的。《甜心战士》开拍的时候预算真的少了很多。

*:日本电视、华纳兄弟、东芝

 

冰川:虽说如此,但它还是令人期待的女英雄特摄片吧?

 

庵野:拍这部电影时,我唯一失败的一件事就是没有按照预算的要求重写剧本。在等待的过程中明明积累了了一定的时间和精力,但是却没有作出重写剧本的判断……我想还增加一点特摄镜头的,结果各种东西都没有完成,实在遗憾。这主要还是因为我能力不足。虽然那已经是我第三次拍实拍片了,但是这部电影中有很多特摄和CG混杂在一起的地方,这种电影我还是第一次拍,所以我不知道该把钱投到哪里才能高效地制作影像。结果就是我给大家添了很多麻烦,实在抱歉。虽然由于演员的努力,这部电影还是成为了一部不错的作品的,但我还是羞愧于自己的能力不足。原本我在看我太太(安野梦洋子)所画的漫画《Happy Mania》的时候,就感到非常震惊。因为她把我想通过《EVA》来实现的东西都画在了漫画中,这可真是厉害。在影像中加入这种趣味就是我个人想要制作《甜心战士》的目的。

 

冰川:今后如果您还要拍实拍片的话会怎么做呢?

 

庵野:在该花钱的地方花钱,另外我仍想挑战一下特摄片的拍摄。虽然至今为止已经有过很多企划了,但是现在拍特摄电影真的很难。我也在构思各种原创企划,但是总是难以实现。今后我会继续努力,希望自己能拍出一部原创特摄片。

原文:

http://news.walkerplus.com/article/51778/

http://news.walkerplus.com/article/51779/

※译注:原文对于谈话内容的整理可能并不完整,翻译时略有删减。


Comments powered by 大家的E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