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庵野秀明·偏执狂·EVANGELION》第二章

http://tieba.baidu.com/p/3331232066

翻译:未知的深蓝色

如需转载,请注明译者和本文地址

 

第二章 DAICON FILM诞生

 

竹熊:您是作为应届生考进大阪艺大的?

 

庵野:不是,第一次我考的是公办的教育学专业,但是英语只考了四十分,完全不行。然后我就玩了一年,第二年的时候我爸妈实在是受不了了,他们让我赶快考个学校,无论什么学校都行。然后我就发现大阪艺大当时没有学科考试。只考实用技术。

 

大泉:(笑)多亏了这个,大阪艺大人才辈出啊。

 

庵野:我报考的是影像规划学科,考试考的是分镜。当时我看了朋友买的宫崎先生的分镜。是由日动(日本动画)通过通信贩卖销售的《未来少年柯南》的分镜。我就看了它。

 

竹熊:用它来学习?

 

庵野:也称不上学习吧,只是研究一下怎样才能画好。后来听我的指导教授说我画的分镜相当优秀,他说他从没见过画得这么细致的分镜,因为我把专业术语都写进去了,背景指示摄影指示什么的。

 

大泉:然后就一跃成为大阪艺大的精英了(笑)。

 

庵野:我庆幸自己进了大阪艺大是因为我在那碰到了赤井和山贺。

 

竹熊:所以就这个意义上来说,当时的大阪艺大真的很厉害。

 

庵野:嗯……但是也有很多不是那样的人。就我的感觉来看的话,因为当时的大阪艺大是四年制的高职院校,所以谁都没有心思学习。大家不是因为想拍电影才进来,而是因为容易考上才进来。

二年级的时候我们有个活动叫First Pictures Show。活动要求我们制作一部三分钟的电影,全员都要参加,最后要发表出来。只要发表就能得到学分。结果大部分的电影都和垃圾一样。我就想这些人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其中还是有几部不错的作品的。一年级的时候我和赤井合作发表了一部纸动画。摄影是山贺帮的忙。那就是我在大学里做的第一部动画。

 

 

与山贺博之相遇

 

庵野:我和山贺住同一间宿舍。我去宿管那边打招呼的时候正好山贺也在那,然后我就和他进行了第一次交流。

 

竹熊:第一印象如何?

 

庵野:总觉得这个人有点奇怪。

 

竹熊:他也是这么想的吧。

 

庵野:似乎是的吧(笑)。然后正当我想和他搭话的时候,我就问他:“你看《机动战士高达》了吗?”然后他就问我:“高达是什么?”原来高达没在新潟(山贺出身地))播出过,而且他根本就不看动画的。

 

大泉:作为舍友,您和他经常结伴行动吗?

 

庵野:嗯,是的。

 

大泉:那个时候不再打麻将了吗?

 

庵野:完全不打了。根本没时间打麻将啊。而且也没人陪我打。大家只忙着拍电影。

 

竹熊:果然是赤井先生给予了山贺先生很大影响?

 

庵野:相当大的影响。

 

竹熊:两人都很佩服对方?

 

庵野:我也说不准,反正我是最蠢的那个,说实话。

 

竹熊:山贺先生给我一种电影青年的印象。

 

庵野:才不是呢。他根本不看电影的。因为他觉得出名的方法就是做电影导演,那么如何成为电影导演呢?他就看了淀川长治写的随笔。淀川长治在随笔中写到“看同一部电影十遍的话,谁都能成为电影导演”,然后他就把《少棒闯天下之破碎的旅程》看了十遍,说这样他就能成为电影导演了。

 

大泉:(爆笑)。

 

竹熊:不一般啊。偏偏选了《少棒》。

 

庵野:如果是《少棒闯天下》的话还能理解。但他却选择了《破碎的旅程》。他说过这片子很无聊的。

 

竹熊:这么无聊还能看十遍。但是山贺先生却觉得自己已经理解什么是电影了。

 

庵野:他说这下他就能成为电影导演了。

 

大泉:不过实际上他还真成了,真厉害啊(笑)。

 

 

高达开播

 

大泉:高达是哪年在电视上播出的?

 

竹熊:七九年。

 

大泉:庵野先生进入大学的时候是。

 

庵野:八零年。

 

大泉:也就是在进艺大之前看的?

 

庵野:嗯。我看得相当认真。虽然以前也看过很多机器人动画,但是那些作品真的很无聊。

 

竹熊:如果说得直接一点的话(笑)。

 

庵野:小时候看《魔神Z》的时候,我就觉得这片子真的很愚蠢。因为无论怎么想都应该是阿修罗男爵更厉害吧。但他怎么就打不过别人呢?所以说以前都是这种很愚蠢的动画。但是当我一看到《高达》预告片的时候,我就发现“这片不一样!”

 

竹熊:觉得在《大和号》之后终于又有什么东西能吸引住自己了。

 

庵野:阿姆罗站起来之后眼睛闪闪发光的那个镜头很有名。一看到那个预告片,我就觉得“不一样!”。看完第一话之后我就跪了,然后就是录像了。

 

竹熊:那个时候您已经有录像机了吗?

 

庵野:还没有。所以我就去了附近的电器商店,我跟老板说:“我会买录像带的,你把录像机借给我。”

 

竹熊:啊,还能租录像机(笑)。

 

庵野:是有点强硬。当时住在附近的朋友谁都没有录像机啊。很贵的。

 

竹熊:相当贵啊。六十分钟的录像带一卷要好几千日元。

 

庵野:对啊。所以我对老板说我会买录像带的,你把录像机借我,让我在店门口看。都已经顾不得他们有多麻烦了。当时我还在做送报纸的活,所以看不到直播。一开始的时候实在没办法,我就旷工了。结果附近就有人问我:“怎么每到周五晚报要七点才送来?”我就说:“周五的时候报纸太多了不好送。”(笑)其实报纸送到一半我就回家去看高达了。不过真的很辛苦。

 

竹熊:所以才要录像。

 

庵野:五点半之前我一定会去店里,然后自己换台之后再回去送报纸。

 

竹熊:啊,原来是在电器商店录的。这可真厉害(笑)。

 

庵野:送完报纸之后回到商店,在店里看。

 

竹熊:现在庵野先生走的路就是由《高达》决定的吧。

 

庵野:《大和号》和《高达》吧。不过我对《大和号》的热情却在中途冷却下来了。其他的动画我也看了,但却很一般。就算想认真看也看不下去。然后,正当我觉得动画也变得无聊起来了的时候,《高达》出现了。机器人动画走到了这个地步……终于出现了这个东西。

 

竹熊:能够理解。不断地忍受之后终于得到了回报(笑)。

 

庵野:嗯。从各方面来说,初代高达都是划时代的作品。

 

大泉:当时有完成度如此高的机器人动画真是让人震惊。

 

庵野:就是从《高达》开始的吧。机器人动画能让人意识到有人乘坐在机器人里面。以前的机器人动画中,一旦人乘入到机器人里面后,剩下的就只是机器人了。由机器人来喊出必杀技什么的。但是《高达》里面,画面中是机器人的时候,机器人是不说话的。制作者们特意在机器人的画面上分割出一个人脸的画面,由人在那个画面中说话。这也是个很崭新的手法。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高达》都是机器人动画的划时代作品。

 

 

从拍摄《奥特曼》开始

 

庵野:我上的大学,只要做出影片之类的东西,就能得到学分。

 

大泉:简直就是为了庵野先生而存在的大学(笑)。

 

庵野:一年级影片实习的时候,我们班做了广告集。本来我们是想定一个导演做一个广告的,但是谁来做导演呢?大家的意见统一不了,所以我们就各自去做了。我做了一个轮胎的广告,山贺做了一个葡萄酒的广告。但是只有广告的话未免太无聊了,所以我就提议在里面加入节目。

 

大泉:本来只是想给大家看广告,而节目只是附加的东西。

 

庵野:嗯,广告才是正篇。我做的附加节目就是《奥特曼》。

 

竹熊:啊,那就是后来由庵野先生导演的八毫米名作《归来的奥特曼》的原型吧。

 

庵野:嗯。总之就只做了个彩色计时器。脸也全露出来了,衣服是风衣。然后让室友穿上艺大的运动衫来扮演イダーゲ星人。真的很无聊。在学校后面的空地上拍摄的。

然后在二年级的First PicturesShow的时候,我们又没有多少时间,怎么办呢,我们就让山贺做导演拍摄了《奥特曼DX》。这次要比之前稍微高级点了。高级在什么地方呢?首先就是我们有怪兽服,赤井只做了怪兽的头。还有就是前作里面没有楼房之类的建筑,所以这次我们就把牛奶箱叠起来作为楼房,用每秒72帧的快速摄影来拍摄把它们破坏掉的场景。

最后就是声音的问题了,我们是从电视上录的声音。当我们把嘎啦嘎啦的声音加入到影像中之后,发现还挺像的。然后我室友就说:“那就让我来拍奥特曼的最终回吧。”(笑)

 

竹熊:结果还成了一个系列(笑)。

 

庵野:是的。最后我们就加入了奥特曼回到故乡的情节。所以DAICON FILM的时候是“归来的奥特曼”。

 

竹熊:啊,原来如此。是因为它还有前传啊。这下我终于懂了(笑)。

 

庵野:那是在我们准备做DAICON FILM的宣传用作品的时候,当时我们想拍八毫米作品,然后我就提出了要不要做《奥特曼》。

 

 

DAICON FILM的诞生

 

竹熊:您是如何加入到DAICON FILM的呢?

 

庵野:我有一个高中时代的朋友当时住在京都,他住所附近有一家名叫ソラリス的咖啡馆,那家咖啡馆经常有SF迷光顾。他就在那边结识了武田康广和冈田斗司夫。有一天他跟我说这里有几个有意思的家伙,你也来见见吧。然后我就通过他的介绍去了京都,在ソラリス和他们俩见了面。

 

大泉:是八一年第二十届日本SF大会《DAICOⅢ》*的时候吧。

*:因为是第三次在大阪举行,所以被称为“DAICOⅢ”。

 

庵野:嗯。他们想在开幕式上上映一部动画。

 

竹熊:然后您就从那时候起和他们扯上了关系。那个时候他们两个就已经举办过SF大会了吗?

 

庵野:不,他们只在以前搞过SF秀。

 

竹熊:好像表演过御宅相声什么的。

 

庵野:之前他们是在各地的SF大会里出场的关西艺人。两人似乎都很有名。

 

竹熊:冈田先生和武田先生好像是当地有名的组合。我记得他们还通过模仿剧中人物的说话方式来表演整部《星球大战》,那是不是武田先生来着?

 

庵野:哥斯拉的表演倒是很有趣。

 

大泉:哥斯拉的表演又是怎么回事?

 

庵野:扮演高压电线塔旁边的哥斯拉之类的。

 

大泉:然后冈田先生和武田先生就作为制作人,制作了在八一年第三届大阪SF大会上上映的《DAICONⅢ》的开场影像。

 

庵野:这就是DAICON FILM的起点。

 

大泉:之前我在竹熊先生那边看了那段影像,可以说所有镜头里面都充满了御宅族的梦想啊(笑)。

 

庵野:山贺画背景,我负责机械和特效,赤井负责画人物和怪兽。《Ⅲ》的时候,主要工作基本上都是由我们三人完成的。然后到了《Ⅳ》的时候,我们想进一步扩大规模,这次由山贺来做导演,虽然是独立动画,但是我们导入了专业的制作体系。为此山贺去东京参与了《超时空要塞》的制作,观察了专业人士的工作方式。

 

竹熊:那个时候《超时空要塞》就已经?

 

庵野:已经开播了。

 

大泉:那是在您大几的时候?

 

庵野:大几来着。不对,我只上了两年大学,第三年的时候我就没去学校了。《DAICONⅢ》是大二的时候。

 

大泉:没有毕业吗?

 

庵野:没有。被开除学籍了。

 

大泉:因为是优秀学生啊(笑)。

 

庵野:第三年的时候就没再去学校。那时我们开始制作《归来的奥特曼》和《爱国战队大日本》了。

 

 

成为奥特曼的理由

 

大泉:《归来的奥特曼》对于庵野先生来说是不是一种原点呢?

 

庵野:是原点。

 

大泉:第一次成为奥特曼的时候您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庵野:很爽哦。因为那一直是我的梦想。

 

大泉:把以前的奥特曼系列都翻出来研究姿势什么的?

 

庵野:没有,姿势什么的早就掌握了。初代到爱迪我都能模仿。

 

大泉:脸似乎也有点像。

 

庵野:我身高180,和初代奥特曼的扮演者一样高。所以说形象很重要。如果肚子露出来的话,就完全不是那种形象了。

 

竹熊:《归来的奥特曼》的制作曾一度陷入困境。

 

庵野:我们的要求实在太高了。当时《归来的奥特曼》是和《爱国战队大日本》、《快傑のうてんき》一起由DAICON FILM同时制作的,而且必须要在TOKON8上一起发表。

 

竹熊:东京的SF大会。

 

庵野:当初的目的就是把它们同时在大会上发表出来,但是当时我们已经来不及了,所以作为一个团队,在MAT总部的摄影结束之后我们就中断了《奥特曼》的制作,并把完成《大日本》作为目标。总之我们布置好了总部的司令室,把它全拍下来之后就暂停了制作。然后在TOKON结束之后,在九月的时候……

 

竹熊:恢复拍摄?

 

庵野:嗯。但是那之后我整个人都已经不行了。中断之后就没有了紧张感。然后到了九月,我就想不能再这样下去。

 

竹熊:必须要把它完成。

 

庵野:嗯。所以我就重新开始拍摄,但是却陷入了困境。一开始的时候我基本上是寄食在阪大的朋友家里,一边制作模型一边拍摄,但是却完全没有进展。然后我去了在米子的赤井老家那边,想进行野外取景,但最后还是没拍完就回去了。当时位于大阪十三的一处公寓是我们的基地,我就在那里拍完了剩下的东西。那个时候真是一团乱。

*:米子,十三,都是地名。

 

竹熊:庵野先生似乎有一种往死胡同里走的坏习惯(笑),这其实也体现出了您的一种完美主义。

 

庵野:当时比较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怎么处理好和其他人的关系。大家都是学生啊,做这些事都没有报酬,但我却让他们不要去上课而是来陪我拍电影。我把周围的人都牵扯进来,甚至还要让他们留级。

 

大泉:因为《奥特曼》而留级(笑)。

 

竹熊:于是责任这个东西就落到了庵野先生的肩膀上。

 

庵野:所以我必须要做出能够回报他们的东西。总之当时非常累,过着一天工作24小时的日子。

 

 

受挫,然后诀别

 

庵野:过上那样的日子之后,只有正月的时候我才休息。正月的时候我要回老家,本来我想趁那个时候做剪辑的,但是家里却没有剪辑器。

 

竹熊:啊,没有剪辑的装置。

 

庵野:嗯,没有双轨的剪辑器,只有单轨的。想买的话也没钱,而且正值正月假期,也买不到录像带。我想这样我就没法作业了啊,所以就和朋友玩了五天。也没联系团队其他人,非常松懈。要是我联系了他们就好了……

 

竹熊:产生了责任问题。

 

庵野:嗯。结果我啥也没做就回到大阪之后,武田和冈田都很生气。现在想想的话,他们生气可能是为了让我恢复干劲。但是我却气馁了,实在受不了了。

 

竹熊:我从冈田先生那里听过这件事,冈田先生说当时庵野先生偷懒,没在正月放假的时候做剪辑工作,所以就把剪辑的活交给别人做了。于是您就把工作转交给了赤井先生?

 

庵野:是的。

 

竹熊:然后冈田先生他们就说:“我们会把作品完成的,你不用管了。”结果庵野先生就坐在咖啡厅里烦恼了七个小时(笑)。

 

庵野:有七个小时吗。

 

竹熊:不管多久,总之就是一直在那边,然后咖啡厅联系了冈田先生“那个人还在这里……”,然后冈田先生回到咖啡厅一看,庵野先生正摆着和离开的时候相同的姿势独自烦恼着。

 

大泉:这是真的吗?

 

庵野:因为我非常震惊……总之就是没想到自己的作品会被别人夺走,自己对于伙伴们来说只是种无所谓的存在。所以问题就是没有提前联络,不联络真的不行。

 

竹熊:当时只要给冈田先生或是武田先生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庵野:我比较抠门,打长途电话的话家里就得付钱。所以我就想回到大阪之后再跟他们讲吧。总之就是舍不得那点电话费。其实就是想找个偷懒的理由吧。当然我确实也认为不联络真的不对。

虽然我花了将近一年时间只做出来那么点东西,但它就像我自己的人生一样,结果它就被这么轻易地夺走了。这是最让我震惊的。我认识到自己原来这是这种程度的角色。毕竟我原本就没什么责任感,还经常偷懒。所以我越发觉得自己不适合做导演。但是当时比起自我厌恶,还是因为被轻易抛弃而感到的震惊更加强烈一点,所以我想我再也不要呆在这种团队里面了,然后就去东京帮忙做《超时空要塞》了。

后来我在上映会上看到由赤井完成的影像的时候真的是嚎啕大哭。被撤掉导演时的安慰与鼓励、最终把影片制作完成等等,我真的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对赤井光表示感谢可不行。结果我又回到了那个团队。

 


Comments powered by 大家的E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