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庵野秀明·偏执狂·EVANGELION》第三章

http://tieba.baidu.com/p/3390965602

翻译:未知的深蓝色

如需转载,请注明译者和本文地址

 

第三章 通往EVA的荆棘之路

 

庵野:DAICONⅢ的时候,studioNue*1的人来了。他说当时他们正在做一个电视动画的企划,然后他问我:“如果你会画动力服的的话,应该也能画我们的机器人吧。到时候能不能来帮帮忙?”然后我和冈田先生在去东京的时候去了Nue,那里的人把板野一郎先生介绍给了我。我就是在那里第一次见到了板野先生。当时他给我看了《高达Ⅲ》*2的原画,画得非常好。我就觉得:哇,这个人好厉害。然后就非常迫切地想和他一起工作。

然后我去了东京,画了一段时间《超时空要塞》的原画。好像画了四个月吧。从第十六话到第二十五话的样子。

*1:studio Nue,由作家高千穂遙、机械设计宮武一貴等人在七十年代初期成立的SF创作集团。因负责了《宇宙战舰大和号》的机械设计和SF设定而闻名。

*2:于1982年上映的高达剧场版《機動戦士ガンダムIII・めぐりあい宇宙編》。

竹熊:《超时空要塞》简直就是个传说。它给我的印象就是御宅族世代、或者说是我们这个世代所制作的第一部商业作品。

庵野:它是由御宅族为御宅族而创作的动画,是第一部充满了御宅族梦想的动画。参与了它的制作真的很有意思,学到了很多东西的同时还能近距离地观察板野先生的工作,这真是太棒了。

竹熊:对您来说板野先生是您的第一位老师吗?

庵野:(很肯定地)是第一位老师。

大泉: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呢?简单来说的话。

庵野:他是一个画导弹和爆炸场景的天才。就是坐姿难看了点(笑)。

 

《风之谷》的大提拔

竹熊:然后在《超时空要塞》之后您就参与了宫崎骏导演的《风之谷》的制作?

庵野:不,那之后是《DAICON Ⅳ》。

竹熊:哦,中间还有个《DAICON Ⅳ》。也就是说您在《DAICON Ⅳ》中用到了您在制作《超时空要塞》时学到的技术。

庵野:嗯。在体系上我们已经和专业的一样了。《DAICON Ⅳ》结束的时候我都已经不去学校了。结果就被开除了(笑)。所以我就想找工作,然后就参与了《风之谷》的制作。

大泉:求职去了?

庵野:嗯。背着一个包去了东京。

竹熊:然后就接受了宫崎骏的面试?

庵野:是的。我给宫崎先生看了《DAICON Ⅳ》的影像和原画,结果他就说OK了。对宫先生来说我的出现实在太合时宜了。当时没有人画巨神兵,那么让谁来做这份辛苦活呢?结果就来了我这个满不在乎的年轻人。

竹熊:因为那是最华丽的高潮部分啊。是非常重要的场景。

庵野:嗯。他倒是敢让我这个新人来做。后来我问了比较了解宫先生的人,他们说“他倒真敢让你做。”“宫先生不会突然让一个连动画经验都没的人画原画的。”看来当时真的是人手不足,时间也不够。我想这也是我运气比较好的缘故吧。

 

超狂妄的新人

竹熊:然后就产生了很多传说啊。比如宫崎导演一直让你重画什么的。

庵野:唉,我没想到我画人物竟然画得那么差(笑)。

竹熊:比如巨神兵旁边的库夏娜一直画不好。

庵野:唉,我完全不会画人物。我擅长的是机械和特效。宫先生好像也没想到真的会有人只擅长画机械但却完全不会画人物。一开始他把人物也交给我来画的,画着画着他就对我说:“你好像不擅长画人啊。”“你的人画得好难看啊。”“你根本就不会画人啊。”“算了。你就用圆圈和点来画吧。剩下的交给我。”“你个图样图森破!”(笑)。

结果巨神兵、战车还有爆炸场景什么的全是我画的。人物的话就用圆圈和点来表示,再由宫先生在第二原画的阶段画出来。真的超狂妄啊(笑)。还有就是大部分特效改起来的话好像都很麻烦,然后宫先生就对我说:“失败的话就是你的错。”(笑)但还是被他修正了两卡。结果我在动画检查的阶段找到了这两卡,并且发现它怎么就变难看了呢,然后我就擅自修改起来。明明是个新人还这么狂妄(笑)。一开始我在宫先生面前的时候还会有点紧张的,到后来我就用同辈的语气跟他讲话了。也许他比较喜欢我这种很傻很狂妄的性格吧,所以他对我倒是挺亲切的。

晚上的时候我一直睡在TOP CRAFT。公司有考勤机,但就我一个人的考勤卡是白纸一张。后来他们就跟我说:“你只要在睡觉和起床的时候打卡就行了。”

大泉:简直就是工棚(笑)。

庵野:大学之后我就没在集体性的地方睡过了。现在我每年也只回几次公寓。

《风之谷》的时候宫先生很兴奋,并且还很愉快。之前他没有动画的工作,很久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了吧。结果他离开了Telecom*1,正当他郁闷的时候,Animage的铃木先生出现了,铃木先生问他要不要画漫画,然后宫先生就画起了《风之谷》。最后在铃木先生的努力下,它成为了电影。*2这简直是一个起死回生的机会。制作的时候宫先生一直保持着一种紧张的感觉,这真的很好。

*1:株式会社Telecom Animation Film,株式会社Tokyo Movie的子公司,宫崎骏于1979年加入Telecom,并导演了自己的首部电影作品《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之城》。由于该片的风格不同于鲁邦三世的第二季电视动画(1977-1980),而且当时属于SF动画的全盛时期,所以该片上映之初并没有被观众接受,票房也没有超越前作,这导致了宫崎骏在一段时间内都没有电影方面的工作。但是后来随着本片在电视上的播出以及上映会的不断举办,本片获得的评价也越来越高,宫崎骏在本片中使用的演出和构图手法也影响了之后的动画业界。1982年,宫崎骏退出Telecom。

*2:《卡里奥斯特罗之城》制作期间,时任《Animage》副总编的铃木敏夫前去采访宫崎骏,两人由此相识。当Telecom在进行美日合作电影《Little Nemo》的准备工作时,宫崎骏因对企划产生疑问而退出。此时宫崎骏已经在构想一些原创企划(之后的《龙猫》、《幽灵公主》、《风之谷》、《天空之城》的原型)。由于铃木敏夫很欣赏宫崎骏的才能,他便在德间书店的企划会议上提出了将《风之谷》动画化的想法,但是由于其没有原作而被驳回。于是当时Animage的总编尾形英夫决定让宫崎骏在Animage上连载《风之谷》(尾形英夫在《未来少年柯南》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关注宫崎骏),以此来为动画化打下基础。漫画连载后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读者的支持,而后尾形英夫向宫崎骏提出了为自社活动而准备的特别短篇动画的企划,原本是短篇的企划逐渐扩大,在尾形的尽力下,当时有意发展电影事业的德间书店社长德间康快决定将《风之谷》动画化。1984年,动画电影《风之谷》公开上映。(*1,*2翻译自相关日文维基条目)

大泉:宫先生希望《风之谷》能大获成功?

庵野:不,他应该是觉得能拍成电影就满足了。也许光是能够制作动画这一点就已经让他很高兴了。

宫先生的动画在《风之谷》之前都没获得什么反响。《卡里奥斯特罗之城》也是遭到了相当大的失败。

大泉:那算是失败了?

庵野:失败了。完全没人去看。只有一部分核心粉丝叫嚷得厉害,票房上则是大失败。宫先生的作品从《风之谷》开始才有了一定的成绩,也开始卖得好了,现在的话则顺风顺水。终于赶上时代了啊。

 

第二位老师

大泉:您如何看待宫崎先生?

庵野:很厉害的一个人。是我的第二位老师。

大泉:他最厉害的地方是?

庵野:他哪里都厉害。作为一个画师来说,他就是个天才。不管是速度、想法还是技术。还有就是思想上的部分,没有一处不厉害的。

大泉:思想上也很厉害?

庵野:从创作作品的方法、思考方式开始,一直到技术上的东西。他都给了我相当大的影响。

大泉:我当时在读哲学专业,看了他的《风之谷》后,我最震惊的就是他竟然用动画创造出了一个能和各种哲学书籍相匹敌的世界观。这真的让我很震惊。比如“腐海”什么的。

庵野:我觉得高畑勋先生在思想方面给了他很大影响。

竹熊:宫崎骏本质上是一名表演者(entertainer)吧。

庵野:嗯。我想他思想上的东西基本上还是来自高畑先生。所以我觉得《太阳王子历险记》才是他的原点。《太阳王子》由高畑先生导演,宫崎先生则被提拔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大泉:他一直受到高畑先生的影响,也就是说宫崎骏这个人只会创作英雄护卫拯救公主的故事。我也问过宫崎先生本人为什么他只会做这种东西,他说他自己也没办法。

竹熊:下面我想说的完全是我这个局外人的胡乱的印象,可能并不正确。山贺先生与庵野先生的关系,和高畑先生与宫崎先生的关系是否有所相似呢?

庵野:的确有点像。

竹熊:山贺先生是个概念性的人,而庵野先生的本质则是表演者。所以我觉得挺像的。

庵野:嗯,我是一个装饰性的人。是枝叶。而山贺则是根干。作品的主体由山贺来完成,而细枝末节的地方则由我来修剪。只有枝叶的话无法构成形状,所以需要根干。而只有山贺这个根干的话也没有人会去看,所以就需要枝叶。

 

《萤火虫之墓》

竹熊:您只在《风之谷》的时候和宫崎先生共事过吗?

庵野:嗯,共事过的只有《风之谷》。那之后虽然在私底下也常和他见面,但是到了《龙猫》的时候才有了工作机会。当时我失业了,然后我就问他有没有什么工作能给我的。结果他给了我两个选择,一个是《龙猫》的片头,一个是《萤火虫之墓》的机械场景。最后我选择了《萤火虫之墓》。

竹熊:《萤火虫之墓》和《龙猫》是作为同时上映的企划而进行制作的。

庵野:和高畑先生共事的经历那可能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当时我想我这一辈子一定要跟着高畑先生做一次,然后就请别人把我介绍给了高畑先生。当时正好没人画阅舰式的场景。然后高畑先生就问我“画船怎么样?”我说我最喜欢船了,“好,那就拜托你了。”

竹熊:就是全舰饰的军舰在黑暗中登场的那个场景吧。

庵野:嗯。军舰和焰火的场景。然后飞机也画了几卡。但是让我画真的是早了十年。高畑动画真是太难了。有一个月的时间我的压力都相当大,完全画不好。如果是宫先生的话我肯定早就轻松地完成了,但是高畑先生的话实在太严了。不正坐的话真画不好。首先是收集船的资料。要把过去的资料收集起来,看看能画出哪些东西。所以我连扶梯的数量都是按照现实情况来画的,结果实际完成的影像出来之后我一看,竟然是一片黑(笑)。

竹熊:也就是说您把船的各处细节都画出来了。

庵野:我连扶梯、栏杆的数量都按照现实情况画了出来,尽可能地去符合时代考证。明明这么辛苦,结果竟然这么坑爹。船的harmony处理*1是真酱*2的老婆做的。

*1:harmony处理,画阴影时直接在赛璐珞上涂色的技法。

*2:原文如此,下同。

竹熊:被樋口真嗣先生的老婆涂黑了(笑)。

庵野:她说那是美术导演山本先生的指示,所以她也没办法。不过全舰饰上明明有灯光的,也不可能全黑吧(笑)。

竹熊:自己的努力全白费了。

 

高畑勋导演

竹熊:您当时和高畑先生是否进行过一些交流?

庵野:交流过若干次。不过没那么深入。

大泉:按您的意思来说的话,还是宫崎先生更加友好一点吧。

庵野:完全如此。虽然高畑先生平时也是笑嘻嘻的,也爱讲闲话,但是那笑容背后的东西则是相当恐怖的。就我所了解的来说,高畑先生是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最穷凶极恶的一个。

竹熊:画师们都被他骗得麻木了?

庵野:不,是更战略性的东西。他不把人当人看,很冷淡,是个很会算计的人。

竹熊:高畑先生的作品都很完美吧。我看的时候一直觉得他很厉害,但同时能感到一种冷漠。

庵野:很冷漠。他在用一种冷漠的方式创作作品。这一点很好。

竹熊:虽然很厉害,但是不好看吧。高畑先生的作品(笑)。

大泉:不好看。虽然看的时候感到很震惊,没想到能做到这个地步,但是却不想看下去。就是这样一种感觉吧。

竹熊:不过即使现在我都很在意《萤火虫之墓》。这是一部异样的电影吧?

庵野:高畑先生的冷漠在《萤火虫之墓》中转变成了作品的有趣之处。他刻意把大家想忘掉的东西展现出来,这一点也很不错。

竹熊:为什么要制作这么悲惨的电影呢(笑)。其实我在电影院里看了二十遍《龙猫》。

大泉:为什么要看这么多次(笑)?

竹熊:因为孩子们的反应实在很有趣。看到一半我就不看电影而是去看周围的小孩子们了。但是同时一想到他们待会儿不得不看《萤火虫之墓》的时候(笑)*。

*:《龙猫》和《萤火虫之墓》是同时上映的电影,电影院在放映了其中一部作品后会接着放映另一部作品。

大泉:直接逃跑不看不就行了。

竹熊:《萤火虫之墓》的时候就没办法了,电影开始后我就在大厅看书(笑)。电影结束之后,从影厅里走出来的家长还有孩子们的表情都很可怕。孩子们的脸都因为恐惧而变僵了,有的母亲直接在大厅哭起来,崩溃得动都动不了。那真是让人体验了死亡的电影。现在想想的话真是不得了啊,《萤火虫之墓》和《龙猫》的同时上映。

庵野:看那样的动画会觉得痛苦,这一点真的很厉害。因为那只是画啊。为什么光看这些画就会感到痛苦?高畑先生能让观众产生这种想法。这就是高畑先生的厉害之处。也就是说所谓的善人是不适合做演出的。因为导演和演出就是骗人的行当。就我所了解的来看,凡是制作出好看的影像的人就一定是恶人,而且是没有例外的(笑)。

 

宫崎骏的《王立宇宙军》观

竹熊:宫崎先生对您说过哪些让您印象深刻的话?

庵野:应该是毛主席讲过的话吧。做成一件事需要三个条件,年轻、贫穷和无名。只要满足了这三个条件,就能获得成功。在我们制作《王立宇宙军》的时候,他就鼓励我们说”年轻人聚在一起做这么一件事是相当了不起的。“不过最后他看到我们完成的东西后却生气了(笑)。

大泉:什么东西惹到他了?

庵野:宇宙军的将军最后不是放弃发射火箭了吗,结果宫崎先生在这里上钩了,他说“这时候不应该放弃。”

竹熊:果然是宫崎先生啊。

庵野:在导演山贺的眼中,这种中年大叔就是会在最后放弃的家伙。

竹熊:这里所描写的其实就是山贺先生眼中的大叔那一代人的典型的软弱。

庵野:宫先生说“我的话肯定不会放弃。”(笑)而且他还不喜欢这种写实风格的火箭。他说这种实际存在的火箭很无聊。他底子里喜欢的是漫画电影,所以他说应该在山上建跑道发射火箭,或是用谁都没见过的方法来发射火箭。然后山贺就说:“这不就变成漫画了吗?”(笑)

竹熊:所以说山贺先生想制作的不是漫画,而是电影吧。

庵野:嗯,他说如果别人觉得这是漫画的话就完了。“什么啊,这不就是动画嘛”,这应该是山贺最害怕听到的一句话。

 

GAINAX结成

竹熊:为了制作《王立宇宙军》,冈田先生、武田先生还有山贺先生等DAICON时代的伙伴们就作为中心而成立了GAINAX。然后庵野先生是不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参与了《王立》的制作?

庵野:我是中途加入的。我听他们说那一开始只是一个video的企划。

竹熊:OVA?然后公司也是为此而成立的?

庵野:一开始还没想到要成立公司。当时他们把企划带到BANDAI,然后就谈到了想以山贺为导演做一部video。

竹熊:那么后来又是如何发展到八亿的预算、自己成立公司什么的呢?

庵野:如何发展的呢?当时BANDAI也想利用这次机会吧。山科社长似乎想在电影上发展,他说以后不能只搞模型和玩具,必须专注于影像事业。

竹熊:和BANDAI交涉的是冈田先生?

庵野:应该是山贺和冈田先生吧。他们和BANDAI的渡边先生进行了交涉。然后BANDAI就来劲了,企划就这样变得越来越大。

竹熊:我看《王立》的时候感到非常震惊。除了电影本身的质量让我震惊外,更让我震惊的是制作了这么一部电影的竟然是和我差不多年纪的一群人。当时山贺先生好像只有二十四岁?一群之前还在拍八毫米的人,突然之间就制作了一部剧场版电影,花费了几亿的资金,还让坂本龙一来制作音乐。简直是在开玩笑吧(笑)。山贺先生在那之前根本没有电影导演的经验吧?

庵野:完全没有。他很高兴胶片的面积变为了原来的十六倍*(笑)。

*:三十五毫米胶片的面积是八毫米胶片的十六倍。

竹熊:一下子就有了八亿的预算。

庵野:我想那是时代、或者说是动画本身的一种趋势。《高达》之后势头就降了下来,然后出现了《风之谷》。

竹熊:《风之谷》的同一年(八四年),押井守先生也凭《福星小子2》而大获成功。这种繁盛的阶段的确是出现过的。

庵野:乘上了这股浪潮也是我们能够进行这种制作的原因吧。

竹熊:但是《王立》的企划开始的时候是八四年,而制作完成则是在八六年吧。

庵野:嗯。有一年半的设定期。我觉得花一年半时间来进行这种作业是非常必要的。《王立》完全是用山贺的方法论制作的。其他人都只是在帮忙而已。怎么剪辑都由山贺决定。

竹熊:然后庵野先生就负责了火箭发射的场景。

庵野:还有战斗场景等等。总之,就像特技导演一样吧。

竹熊:把几百片冰块的碎片一片一片地画下来。现在的那些年轻人看了之后可能还会以为是CG做的(笑)。

庵野:那一部分是完全独立出来的,分镜也是我画的。作为一个画师来说,《王立》就是我的顶峰。因为当时我还年轻啊。想在想想的话正是如此。在那个时代,画那种场景的话,我应该是世界第一。那是作为画师的我的鼎盛时期。

 

没有解散的GAINAX

大泉:那时竹熊先生在做什么?

竹熊:我已经在写文章了。但是写得很苦闷。我很羡慕山贺先生还有庵野先生拥有志同道合的朋友。

庵野:毕竟写文章是单人作业。但是电影的话就不能只靠一个人了。

竹熊:您没幻想过今后一直和大家拍电影吗?

庵野:没有。《王立》的时候我们都已经说好了电影完成之后就把公司解散的。

大泉:结果没能解散?

庵野:虽然完成了电影,但是公司还是继续保留了下来。然后我就暂时离开了他们。因为这和当初说好的不一样啊(笑)。然后我就保持着距离和他们来往,再加上对动画本身的一种挫折感,那一年我基本上没做什么工作。

竹熊:无业游人一样的感觉?

庵野:无业游人。一年的收入好像是七十万日元吧。毕竟没有工作啊。《风之谷》的工作结束之后,我就寄居在工作室,甚至还跑到人家女孩子家里去住。一直在给别人添麻烦。《王立》的时候我在练马租了公寓,结果一直租到现在,而且都不怎么回去(笑)。

 

《飞跃巅峰!》

竹熊:《飞越巅峰!》(译注:以下简称《TOP》)的时候您又回到了GAINAX。那是庵野先生的首部商业导演作品吧。

庵野:《TOP》是拥有四重人格的作品。它是由山贺和冈田先生,还有真酱和我,这四个人合作完成的作品。山贺负责剧情、冈田先生负责SF设定、真酱负责搞笑、我负责把它做得炫酷。把这些东西进行一番料理并使观众能够接受它就是我的工作。但是一开始的时候我其实是不想做的。不要说是不想了,简直是讨厌。

竹熊:讨厌那个企划?

庵野:嗯。这个企划完全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我仅仅是在企划结束后看过故事板。但是就结果来说,我还是庆幸制作了这部作品的。

竹熊:经过了《王立》在商业上的失败,GAIANX用《TOP》实现了逆转。你们是有意识地进行了这种转换吗?你们是不是想“这次我们一定要做一部大受欢迎的作品”?

庵野:制作《王立》的时候冈田先生就已经在推进这个企划了。在《王立》结束之前他们就已经在讨论下一部作品,但这和一开始说好的不一样啊。就我来说,我一直是认为GAINAX在做完《王立》之后就会解散的。

竹熊:从冈田先生的角度来看的话,他应该是已经察觉到了制作《王立》会让GAINAX欠一屁股债。

庵野:但是我觉得公司就那样倒闭的话也没关系。冈田先生可能是觉得大家都很优秀,就这么散了的话很可惜,所以就想把大家留下来。《TOP》在一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个拥有少量过渡资金的企划。做法就是把它外包给其他公司,然后我们再回收资金。

竹熊:您很讨厌这种做法。

庵野:很讨厌。完全不想做。

竹熊:但是结果作品很受欢迎吧。

庵野:很受欢迎。

竹熊:看了之后没什么感想吗?

庵野:不,总之就是,既然让我来做了,我就要让它能够使自己接受。我让大家帮我修正了企划自身的轨道。

竹熊:您明明这么讨厌这个企划,为什么又想去做它的导演呢?

庵野:看了山贺写的第二话的脚本后我哭了,真是疏忽(笑)。唉,真是一本好“书”啊。最后完成的动画也没有胜过那本书。我痛感自己能力不足。正是那本书让我下定决心来做导演。明明有这么一本好书,一开始我们却想在没有导演的情况下把作品外包给别人来做。本来预定要做导演的那个人也说了:“这种状况的话,光是做就是一种损失。”然后就退出了。我在决定做导演之前也是苦恼了很久。因为有之前《归来的奥特曼》的失败,而且自己还缺乏责任感,所以我应该是不适合做导演的。但是,可能是因为自己内心产生了某种东西而让自己下定决心去做的吧。我明明连《TOP GUN》(《壮志凌云》)都没看过(笑)。

总之作为公司来说,当时我们的想法就是立个导演,然后就把作品便宜点外包给其他公司来做。把整部作品都硬塞给别人。但是这样的话不就等于是其他公司在制作了吗?

大泉:这会导致制作现场的贫困。

竹熊:关于这一点,其实我问过当时还是社长的冈田先生本人,他的回答是:“庵野完全不理解经营公司的困难。”

庵野:理解的话我就成经营者了(笑)。这样的话我就只会制作保守的作品。但是,为了(工薪阶层性质的)公司而制作作品是一点意思都没有的。我们正是为了颠覆这一点才制作了《王立》。但是,明明采用了这种做法,却已经在考虑做第二部作品来拯救公司,我很讨厌这样,所以我暂时离开了GAINAX……

竹熊:也就是说它一开始真的是一个廉价的企划。那么最终没有把它外包给其他公司而是只让GAINAX来做的是庵野先生吗?

庵野:应该说是主要都是GAINAX来做吧。当时没想到有这么大的变动。

竹熊:它看上去不像是只有一千万左右预算的作品。实际经费超了预算很多吧?

庵野:我们的确因为超过预算而自己承担了一部分经费,但是更重要的是大家的努力。大家付出了高于自己薪资水平的努力,这使得作品的质量超过了预算的水平。总之这是个包含了各种矛盾的问题,很难解释。

 

动画出现大赤字

竹熊:接下来就是NHK的《蓝宝石之谜》。

庵野:《蓝宝石之谜》的时候真的是发生了很多事。先是原来的导演退出了,但是(作为公司)我们已经接下了这份工作,所以我们不得不做下去。而且《TOP》的时候我还让公司欠了债。我觉得非常对不起大家。可结果《蓝宝石之谜》竟然也是大赤字。

竹熊:明明很受欢迎却仍然大赤字?

庵野:我们收不到钱。因为我们连著作权都没有。NHK和我们之间还隔着好几家公司,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是外包的外包了。另外,那也是一部杀必死过剩的作品。我们在制作的时候付出了过多的努力。

竹熊:所以不偷点工减点料的话会觉得很吃亏?

庵野:就经济上来说的确如此。虽然很多人说GAINAX凭《蓝宝石之谜》大赚了一笔,但实际上却是大赤字。

竹熊:听说有几集在修改的时候用了庵野先生自己的零花钱。这是真的吗?

庵野:啊,有一集的确是这样的。有两周我都是花了自己的钱。其实也就是请画师喝杯咖啡,拜托他画一张原画什么的。“不好意思,这张能不能帮我改一下啊?”之类的。

竹熊:他们倒是肯帮忙啊。

庵野:唉,我真是太感激他们了。因为那简直和白干活没什么两样。我只是从钱包里拿出两千日元,然后说:“这个你能不能帮我画,我会给你工钱的。”仅此而已。因为我把某一集的连色指定都已经标上的原画全都扔了。总之无论怎么做,我们的经费总是很吃紧。所以我真是太感谢大家,太对不起大家了。每次制作动画公司就碰到赤字,结果好像还有人提议以后不要再制作动画了,只做游戏就够了。但是如果真的如此的话,我肯定会离开GAINAX的吧。

 

《蒼きウル》的冻结

大泉:所以那之后就有了《蒼きウル》的企划?

庵野:《蓝宝石之谜》之后有很多企划一出来就消失,一出来就消失。虽然有很多企划,但我一个都不想做。

竹熊:已经不想再做和《TOP》或是《蓝宝石之谜》一样的事了?

庵野:的确如此。但是有一个企划全部都是那种路线。名字叫《奥林匹亚》*,结果还是吹了。因为最终我们缺少一个责任人。

竹熊:也就是说虽然企划已经有了,但是没有人带领大家去实行它。

庵野:嗯,责任者必须要有和企划共同生死的觉悟。不然只靠我们的话是完不成的。结果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决定和山贺合作的就是《蒼きウル》。

竹熊:它讲述的是发生在《王立》之后的故事吧。

庵野:山贺想对《王立》做一个了结,想对当时的自己做一个了结。

竹熊:所以山贺先生在《王立》之后一直没有做过导演。

庵野:没错。他想对当时的自己做一个了结。然后《蒼きウル》就由山贺来当原作、脚本和制作人,由我来当导演。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在资金方面遇到了困难,所以只能冻结了这个企划。

大泉:估计要多少亿的资金?

庵野:我们估算了一下,发现竟然要数十亿(笑)。

大泉:原来如此。毕竟《王立》也要八亿。

庵野:其实那八亿对《王立》来说也是不够的,但我们还是只用了八亿就完成了它。而《蒼きウル》的话,我们有些员工都是有小孩子的了,所以那点钱的话肯定不够。所以说想要做吉卜力级别的作品的话,就得花费同样级别的金钱啊。

竹熊:遇到资金问题就像泡沫破灭了一样?

庵野:正是如此。同时也有时机的问题。

竹熊:但是等到实际作业开始之后泡沫才破灭的话就麻烦了吧。在企划阶段破灭还算是好的吧。

庵野:不,实际上我们已经开始进行作业了(笑)。分镜已经画到了B part,A part都已经开始原画作业了。

竹熊:这时候冻结真的很痛苦吧。

庵野:基本上都是我们自掏腰包做的。因为需要数亿的资金啊。

竹熊:然后《蒼きウル》就遭到了冻结。

庵野:然后我才第一次意识到只能靠自己来做了。

竹熊:所谓的“不能逃避”就是指的这样的事吧。

庵野:没错。只能自己从头开始做。在那之前我都是沿着冈田先生或是山贺已经为我铺好的轨道在走。就这个意义上来说,《EVA》才能称得上是我的第一部原创作品。

 


Comments powered by 大家的E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