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GELION:ALL

总结并刊载EVA最新情报、新品商品介绍、事件取材报道与考察记事的Fans站。

还历不行届 第八回

还历不行届 第八回

安野梦洋子与庵野秀明的夫妇日常故事。

监督经常会哼歌,但大多是原创曲子,歌词通常是「莎莉很可爱」之类的嘟嘟囔囔不成言语的东西。
顺便一提莎莉是我们的猫,在初代猫庵野全能杰克(Mighty Jack)过世后在庵野家有着最强的地位。

到底有多么的强呢,做好准备工作要去上班的监督每次都会被「摸摸肚子!」这样叫回来被强迫去摸肚子,睡觉时把监督的两个枕头中蓬松的那个大枕头当做床一样就这么睡在监督头上。

当初是在一家很少去的宠物店遇到的莎莉。

某年的12月。
那是在非常接近年底的时候。
不经意间生病了的全能杰克的疗养食品吃完了,去了平常买的动物医院却找不到这种食物了。
现在去亚马逊订也来不及了,就听从医院的建议去了大约5分钟车程外的一家大型宠物商店买。
问了杰克的疗养食品后店员立刻就去仓库找了。

第一次去的这家大型宠物商店在年底是人山人海。
有许多家庭抱着小狗和小猫,或者是贴在笼子上往里看。

在店员回来前我不经意看到了一只小小的白色暹罗猫像是“请随意抱抱”的被展示着,那只猫不断被路过的人抱着,显得很迷茫。
不管是怎样的人抱着她,她都像是已经放弃了一样只表现出微弱的反应
我很在意就想自己也过去抱一下。

我以为是暹罗猫但是弄错了,是叫做「东奇尼猫」的我第一次听说的品种。
是暹罗猫与缅甸猫的混血种,这个孩子很苗条,是如此的脆弱似乎要消失了一样。

在宠物商店里很安静或是没什么反应的孩子很可能是生病了,所以不应该买,这是很久以前我在某个地方读到的。

一定是被一大堆人抱着所以很累了吧。
我很后悔自己一时兴起加入了抱她的队伍。
刚好杰克的食物也找到了,付了钱正准备离开时我又看了看她,无依无靠的那个孩子又被随意地抱着,耷拉着脑袋。
看到那的一瞬间我问了监督「把那个孩子带回去可以吗?」。
监督说「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一天莎莉成为了我们的孩子。

当回到家的时候她对一切都无动于衷,但是她趴在我的腿上兴致勃勃地添了我的手数十分钟。
是有什么味道吗?一边舔着一边咕噜咕噜地叫着,是真的找到了自己的家而松了一口气吧。
看到这个样子我觉得无论如何我都会爱着她吧。

就这样成为了家庭一员的莎莉很快地接过了霸权。
杰克是个老爷爷了,无法打败像个精力充沛的小学女生一样的莎莉。
他们没有打过架,也没有像爷爷宠爱孙女那样过,二者没有亲密相处过,看起来是设定了各自的领土互相尊重着。
阳光充足、温暖的客厅与沙发是杰克的所有物,一层的工作间与卧室是莎莉的领地。

但是现在回过头看对莎莉来说这是最大的让步了。
即便如此,对莎莉来说杰克是先住猫,是应该受到尊敬的存在。

总之莎莉是非常有女王气质的,每晚在固定时间我都会被叫去给她刷牙。
这通称为「奉承式刷牙」,如果不在大力表扬她的同时给她刷牙的话,她就会心情不好,然后一直喵喵大叫,如果想过个安静的夜晚这就是必须要做的活动了。

奉承的内容每次都要不一样
「今天就像是夏季的雪山一样美丽呢,是要去哪里呢?」
「手尖端的咖啡色真的非常优雅呢!」
要像这样在语气与赞美的言辞上有许多变化。

因为发现了莎莉并她带回家成为我们的孩子的是我,所以在撒娇的时候她对监督方式与对她的不一样。
她会从我身上一步一步地就像有一条路一样慢慢走过,然后在监督的胸口舒服地躺着。

在杰克生病期间我们住在他熟悉的公寓里,但是因为兼用作工作场所所以总是很拥挤,在杰克离开后我们搬了家。
至今唯一的顾虑是在没有杰克的全新房子里作为女王肯定会更加的为所欲为。

虽然是这么想的结果是完全相反。
我知道搬家对猫来说会很有压力,但她被吓得一动不动,甚至连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完全失去了精力,闪亮的毛发也变得暗淡成了像萌趣趣一样崎岖不平一块块的。

赶紧去医院进行了检查,也没发现什么问题,说完全是感觉问题,可能是搬家带来的压力。
我对莎莉如此失落感到惊讶,你是这么地喜欢之前的房子吗,所以也考虑过让她住在现在是事务所的以前的家里,但是晚上和假日会很孤单吧,如果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而一直在工作地点待到深夜,在假日也去上班的话我们自己也会很累。
毕竟是工作地点没有太多的空间可以用来放松。

正在抱着脑袋想该怎么办的时候,我发现有个熟人正好是「能听懂动物的声音的人」。
通常我会尽量远离那些这么说的人,但是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也从未谈过这个问题,当我突然提到莎莉时,他说「请让我见见她」。

我让他到家里来,他对着莎莉谈了一些事情。

过了一会,他说已经了解了莎莉的全部主张,开始向我解释

莎莉酱更喜欢以前的家中的室内装饰。
明明舒适的天鹅绒沙发以及有着垂褶的窗帘等更好,但现在的家里却没有这些东西的位置了!
(新居是亚麻卷帘的现代风格内饰)

以前的家中明明有那么多人仆人,现在却一个人都没有了!
(以前的家因为也兼用作工作场所所以总有着2~3个工作人员在,他们很喜欢莎莉)

这个家不符合自己的喜好。
讨厌这个像是牢房一样的无趣的地方(现代…)。

而最重要的是

莎莉酱认为监督是她的丈夫。

听到这时,我跳了起来尖叫。

这就是原因啊!!!!!

对,这就是为什么总是在监督快回来的时候让我给她刷牙,这样她就可以漂亮地去迎接丈夫了。
贵族吗!!!
唐顿庄园一般的场景在我的脑海中浮现。

诶…监督是丈夫的话那我是…?
你认为我是什么呢?莎莉酱啊。

我忍不住让这些话从嘴里说出来了。
我相信你不会喜欢让其他女人和丈夫睡在同一张床上的吧,那么和这个女人一起吃饭是怎样的感觉呢?
喂,你是怎么想的呢?
然后她露出了微笑

莎莉酱认为梦洋子是照顾自己夫妇俩的人。

在莎莉的心中我是「照顾着她心爱的丈夫的监督与她自己的留宿的女仆长」。
在同一张床上留宿的女仆长啊。

我现在知道了为什么在家里我坐的椅子旁边总是跟着莎莉,在床上我睡觉的位置也总是莎莉的位置。
她一定是决定好了要坐在女主人的位置上了吧。

和监督说这些的时候他似乎有些高兴带着严肃的表情说「这样嘛…」。
脸上皱着眉摆出了苦恼的表情但是嘴上在笑。
「真没办法啊、莎莉」他独自说着。

对,监督也非常喜欢莎莉,在旅途中的晚上会在睡觉前对在家留守的妻子说「晚安莎莉」然后去睡觉。
什么呀这对夫妇。

没办法了所以我努力去完成作为照顾者的职责,买来了莎莉喜欢的天鹅绒的靠垫与蓬松的毯子等,还买了小沙发等东西,这样她在现在的家里也能很舒服了吧。

其结果是她的毛发恢复了,变得十分有精神,但她仍然每天早上都要求监督给她按摩、跳到铺好的床上最蓬松的地方睡觉、并认为我是仆人。
我也觉得自己是个仆人。

還暦不行届 第八回 ノーカット版
https://note.com/anno_moyoco/n/n398898626839

Comments powered by 大家的E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