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GELION:ALL

总结并刊载EVA最新情报、新品商品介绍、事件取材报道与考察记事的Fans站。

还历不行届 第十一回 洗澡大叔

还历不行届 第十一回 洗澡大叔

安野梦洋子与庵野秀明的夫妇日常故事。

本次的主题是监督与洗澡
大家以为监督不喜欢洗澡
与之相反庵野监督其实很喜欢洗澡…?


在「监督不行届」中有一个场景描写了监督在浴场里扮演奥特曼。

在漫画的开过姑且还是写了「这个故事是虚构的」之类的话,但是隐瞒的某部分内容是真实的。
嘛,也完全没隐瞒就是了。

(来自「监督不行届(祥传社发行)」第三话)

当然不会在有其他人的地方这样做,毕竟会打扰到别人。
「现在大浴场里没有人,所以我扮演了奥特曼」
监督头上冒着热气回到房间第一次这么向我报告,不久后我就真的看到了。

「在浴池里扮演奥特曼」是只在大而浅的浴池里才会发生的事件。

会发生在要穿着泳衣进入的温泉SPA因为天气寒冷而变成了私人场所,或者是房间的露天温泉意外地宽敞的时候。

在蒸汽的后面发出嘭啪、唰唰唰的声音,只见一个大叔在独自战斗。

当然不是演给我看的。
更像是真的在试图凭着自己的记忆再现战斗过程。
起初我有些受不了,对结婚感到了后悔,但是后来就习惯了

「今天也很有活力太好了」
带着这样的感觉在房间里往玻璃杯中倒入啤酒。
然后对他目视确认,轻轻点头,再次沉入自己的世界里。
这就是通常的流程了。

很多人都通过岛本和彦老师的「青之炎」等作品的描写知道了监督不洗澡的故事。
事实上这是在相关人士中众所周知的故事了,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有几个月没有洗澡。

在婚礼时来参加的宫崎骏监督在演讲中没完没了的提到庵野从不洗澡,作为新娘的我在听了之后想找个洞钻进去,这些事我现在还不时会想起来。

因为不吃肉和鱼所以基本没有什么体味,太久没有洗澡时房间就有鸡窝一样的味道,这是樋口真嗣监督在NHK的纪录片中说的,但是这个故事在刚开始交往的时候我也从当时相关的各个地方的人那里听说了。

我在开始刚开始交往的时候惊讶地发现监督家里的浴室坏了不能用了。
我问他能修好吗,监督回答去公共澡堂就好了。

在一瞬间我想到了那些用健身房的淋浴和按摩浴缸而不使用家里浴室的人,但是这些人是因为觉得储存水以及打扫很麻烦才去各种费用都包含在价格里的健身房洗澡。

相对来说我应该是比较喜欢洗澡并且注重清洁的人,这和监督的「家里的浴室坏了偶尔去一下公共澡堂就好」是完全不同。

那时候监督住的房子是可以被称作「文化住宅」的老房子了,水管本身已经无法修理。
住户也非常少,我记得监督房间的旁边和下面都是没人的。

浴室贴着瓷砖,怀旧又可爱,但是没有水。
稍微有一点水,水就会一直留在地板上,所以也无法进行打扫。 因此当我过去住的时候会一起去附近的公共澡堂。
就像是以前的漫画里的同居大学生情侣一样,让人很不好意思。
年龄是28与40的杰出的大人。
一开始的时候最初因为很稀奇还挺有趣的,但是每次都要去就很麻烦了。

(来自「监督不行届(祥传社发行)」第十三话)

而且那时候我注意到监督洗澡时间很长。

比如在进去的时候说8点出来,我就不会像平常那样悠闲,我会利索地洗好然后出来弄干头发,打理好准备好之后正好是8点!
像这样飞速出来了但是监督不在(弱点)。

洗完澡后站在路边让人有些不安,所以感觉时间比平时要长一些,但即便如此也已经很慢了。
在等了10分钟、20分钟的时候

「这么长时间究竟在浴室里做什么。
还以为监督不喜欢洗澡…
这不是相反地很喜欢吗?」

这样的疑虑滚滚而来。

一般来说女性需要的时间更长,所以在温泉等地方的出口处等待区里能看到穿着浴衣的男性无所事事地等待着
我们是恰恰相反。
和骑士腰带的事一样。

我自己在时间充裕不需要顾虑别人的时候也很喜欢洗长澡,但是和别人有约又或者人多的话我就会进入短时间模式。
在公共澡堂而且还约定好了离开的时间的话就要一边确认剩余时间一边洗好澡。
这种时候就不能深度地放松,要赶紧洗完让身体暖和起来然后出去。

另一方面,监督……虽然是想象,但是从他在被释放到浴场的那一瞬间,他就从时间的概念中被解放了出来,慢慢悠悠地跟随着自己的感觉暖和起来。
因为只是偶尔去一次所以非常仔细地清洗着身体。
然后又是慢慢悠悠地暖和起来…

我觉得这应该就是监督正在做的事了。
从根本来讲哪种方式来享受洗澡会更好是显而易见。

因此当我们结婚并一起住到有着功能完好的浴室的我的家里后,我意识到监督其实相当喜欢洗澡。

一旦进去了就让人在想这是2小时前刚从永久冻土地带回来吗?
一直在无休止地加热着。

结果是如果马上穿上睡衣就会被汗水浸湿,已经弄干了的头发变得湿漉漉的,让人觉得是又洗了一次。

即使准备了浴袍但是因为警戒心很强所以不会去穿不熟悉的东西。

结果总是在浴室里花1小时到2小时,然后是到出完汗为止的「PARM时间」(一边吃PARM雪糕一边看邮件)。
最后在洗澡上总共花了将近3个小时。
仍然很迷地有着很高的女子力。

然而,由于需要这么长的时间那么在忙的时候自然就没有余裕去洗澡了。

那么为什么不让洗澡时间稍微短一点,然后不洗那么热不就好了吗?我不知道我说过多少次了,但是这似乎有一个一进去就会全忘掉的系统。

正如漫画里画的那样,在一开始的时候如果我不管他有时候就会一个星期都不洗澡,但是每年洗澡的间隔时间都在变短,在新冠疫情开始后就已经完全变成每天都洗澡的人了。

由于每次都要洗很长时间,我有时会担心是不是晕倒在里面了,偷看监督洗澡成为了日常。

有时我会对正在做的工作感到困顿或是烦恼。
像是解开纠缠不清的线一般,要一点一点地分析,想想是从哪里开始缠起来的。

在朦胧中可以看到开始缠结的线口,是否能用手指尖捏起不满一毫米的线的末端呢?在这么想着的瞬间被搭话的话我就会
「啊,我以为我现在就要抓住了…」

变得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搭话才好。
于是我轻轻地关上门回到了房间里。

监督变得像是在浴缸里煮熟的章鱼一样,直到各种东西都变成汗流出来才会从浴室出来。

美里小姐说,洗澡是对生命的洗涤,但是真嗣君说,总是让人想起讨厌的东西。

我觉得这两者都是真理吧。

当泡在浴缸里放松时,我以为已经忘记的沉没在记忆中的讨厌的事和失败都像污垢一样涌了上来。
太过令人痛苦让人想就这么跳出来,但是我只是一边凝视着一边仍泡在浴缸里。
长时间的加热升温,让人一直出汗,就像是连这些都流走了一样。
这确实像是洗涤。

在雨中的泥泞道路上滑倒的衬衫和裤子在好好清洗、熨烫、折叠后,可以整齐地存放在抽屉里。

心中讨厌的记忆与痛苦的回忆也可以向衣服上的污渍一样被清洗的话就好了。
即使不能被忘掉,只要能好好地清洗、折叠、按顺序收纳就能使情况大为不同。
在下一次取出来的时候
「啊,还有这样的事啊〜」
可以让人这么地想。

顺便一提监督现在为了电影的外景拍摄而住在当地的酒店里。
在打电话的时候,我突然问他
「洗澡了吗?」

然后
「这个酒店有大浴场。但是还有其他的工作人员所以不行啊…。」
监督似乎有些失望。

「不能扮奥特曼了吗〜」
我回他
「虽然说过很多遍了,但是那不是奥特曼而是奥特赛文」
监督向我解释。

我似乎也有在洗澡时都会把这个忘得干干净净的系统。

還暦不行届 第十一回 お風呂おじさん
https://note.com/anno_moyoco/n/nd05d20d0de7b

Comments powered by 大家的E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