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GELION:ALL

总结并刊载EVA最新情报、新品商品介绍、事件取材报道与考察记事的Fans站。

还历不行届 第一回

还历不行届 第一回

安野梦洋子突然说「我、要写监督不行届。文字版的。」,于是安野梦洋子与庵野秀明的夫妇日常漫画「监督不行届」以文字版「还历不行届」形式复活!


作为监督不行届的文字版
又是充满着傻傻的情节让人大笑
应该会有人这样期待着吧
但这几乎就是像备忘录一样的东西。

由于是按照想起来的顺序写下的
时间会很乱
应该也会有并不好笑的内容吧。

但是如果不写下来就会被忘掉,
想过像日记一样在笔记本上记下来
但是这会由于每日的忙碌而被忘掉,
所以就让我借用这个地方吧。

有些人喜欢漫画
但是对作家本身没有兴趣
那么对我的丈夫庵野秀明没有兴趣的人
这里的就可能全是一点都不让人感兴趣的内容了

将不时地送达包含这样的内容的邮件杂志
还请多多包涵。

【还历不行届】第一回

住在镰仓的时候。

在一个令人愉快的早上我睡得很好
很轻松地醒来了。

感觉非常得好
我站在阳光下拉伸着身体
不知不觉中丈夫出现在我背后
微笑着用双臂夹着我的身体
抱着我并向上抬起。

后来听他说
是想要像抱起小孩子那样
而碰巧这与一种摔跤招式
Backdrop的最原始形态相似。

从我的身体里发出「嘎吱」的声音。

非常痛。
去到医院发现肋骨上有一个大裂缝。

由于肋骨不是能够打石膏的地方
除了穿着紧身胸衣安静度日就别无办法了
于是我就处于稍微笑一下或是咳一下都会很痛的状态。

那时还要去其它地方工作。
要从镰仓去涩谷的工作地
把衣服与画材放到行李箱里
然后就出发了。

我平常就经常忘东西,
可能是抑郁的影响在当时记忆力更差了
因为什么都可能会忘掉
就向拜托监督传话。

「因为会忘掉的,你就告诉娜敏酱(当时的员工)
要把我的这个和这个带上」

到了工作地点娜敏酱在待机
准备着我的东西。

但是有一件弄不明白的东西
担心地说。

「从监督那听说要拿一件『睡觉时用的衬衫』
是睡衣的意思吗??」
「睡觉时用的…?」

我也完全不记得了感到很疑惑
下一刻2人的脑中想到了同一个东西。

「法兰绒衬衫…」

接着能让身体都断掉的爆笑袭来。

我和娜敏酱都笑到倒在地上。

肋骨当然是痛得要死
但是笑得停不下来。
痛啊。
真的很痛。

监督不知道这种法兰绒衬衫的名字
听了我的话之后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
理解成一定是睡觉时穿的衬衫
然后就这样传达给了娜敏酱。
※译注:ネル(法兰绒)与寝る(睡觉)同音

肋骨被弄裂的时候
因为并不是故意这么做的,
就没有生气
但是这次虽然有点不讲道理还是抱怨了一下。

因为笑的时候会超级痛啊
这都装的什么傻呀!

监督对于为什么会对自己发怒
一副搞不清楚的样子
但还是小声地
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太有趣了让我又笑了。
然后肋骨又变得好痛。

※追加内容

有说错的或是记错的
是因为监督有太多故事了,全部都写下来就会变得无穷无尽
不过也有没做笔记的缘故
每次都对现在才发现应该要做笔记感到后悔。

不过我还是在写下来的内容中发现了一些东西。

一个是发现「我是爱妻家,如此自称的庵野监督」
这样的描述被记录在某处的时候。
因为不记得细节了所以也不清楚文章内容是否正确

爱妻家原本是来自周围的人的评价,这我是第一次听说
不是自己说出来的。
我没说过这样的话,监督说。

确实,不是自己亲自说的话或许会比较帅气呢
我用果断的口气附和着
「我是自称的爱妻家,我很想这么说。
想要大地说出来」
监督说。

我想象着监督的嘴以「大」字型用复杂的方式打开的样子。
是新·哥斯拉吗。

「不对,那叫做大声说出来吧。」

悄悄地吐槽了一下
然后闭上了嘴。

这种时候作为约定
「因为是天才嘛没办法呢」
我会这么说。

在某一方面有着突出才能的人
别人能自然做到的事反而会令人惊讶地做不到
这就是代价吧。

因为是天才嘛,在这么说的时候监督的回答就已经确定了
「因为是天才傻鹏嘛!」
「这就可以啦」
监督说。

这是傻鹏爸爸了吧
还是决定不吐槽他了。

Comments powered by 大家的E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