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GELION:ALL

总结并刊载EVA最新情报、新品商品介绍、事件取材报道与考察记事的Fans站。

还历不行届 第三回

还历不行届 第三回

安野梦洋子与庵野秀明的夫妇日常故事。
监督鲜为人知的爱好。

监督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爱好
做陶器。

很久以前在一个给游客用的窑里
做了一个小碗。
说起体验制作东西我也做了一些
由于是业余的人做出来的东西果然很难用
不知不觉就被放进了橱柜的深处

而监督做的碗在做纳豆时还会拿来用。
虽然因为釉的颜色有些变脏了所以最近的使用频率变低了,
但或许是手习惯了形状吧,用起来非常方便。

我没有专门去陶艺教室学习。
有时会去陶艺体验之类的地方
我只是单纯地去制作陶器,但是监督本人非常喜欢陶艺,
经常说着「到秋天了我想去陶艺」
「变暖了我想去陶艺」之类的话。
监督说的「陶芸」是指镰仓的「宝之庭(たからの庭)
原本是大正时代的女陶艺家的工作室。

由于位于北镰仓的深处,建筑物也很有风味
当地的艺术家会在这里举办活动
点心店也会举办点心制作教室
现在仍在安静地活跃着。

有一次要在那里举办「小不点(オチビサン)」的原画展以及周边商品的贩售活动,我去了那里打招呼,因为很难得就变成了拜托他们让我做陶器。

由于平常有去体验型的陶艺教室
我就与职员珠酱去了那里。

与别人一起手工制作盘子然后放上从花园采来的花草
然后上釉,变成了这样的课程,但是仍然非常有趣。

可是监督说想要用辘轳
还专门准备好了陶土
然后就和大学是陶艺科的职员菊酱一起
开始努力制作起盘子与小碗。

虽然是作为亲属的我说的
但真的做得非常好,厚度均匀
就好像待售商品一样。
全神贯注着不断地做出了这样的东西。
而我这边一会缠着结一会做着盘子
一会去花园采花…做得磨磨唧唧的

2~3小时我们做出了5、6个盘子和碗。

菊酱不愧是有认真学过的
感觉可以就这么拿去商店卖了!
不仅是做出了盘子与杯子,
她还惊人地把这些量产了。

做够了盘子的监督用剩下的陶土
做出了小动物的摆件。
做了天鹅与龙猫等等。

这些也做得很好,连这里的老师也表示称赞。
我们也一直在说好厉害好厉害。
明明没有专门学习,非常有天赋!

然后监督自豪地说
「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在宇部的常盘公园做过
在动物粘土比赛拿过最优秀奖」

等下,你参加了个什么。
看见了海报而吃惊的庵野少年
乘坐着当日巴士一个人前往公园接待处
这种场景想象起来实在太有趣了。

不过,灵巧又喜欢制作东西的人
本来就会积极地参加这种活动的吧。

比赛似乎是以公园中的动物为题材然后用粘土制作作品
庵野少年好像是做出了「山羊与做着粘土山羊的少年(自己)」这样的作品。

这已经是一种元视角了。

可惜的是这个作品不存在了。(毕竟是粘土)

监督期待着在EVA结束后可以做很多陶器
如果可以平安度过这次疫情的话
肯定会不断地做出盘子与小碗吧。

埋头制作与自己的主业不同的东西
这会非常有趣,可以挽救心灵。
我做和服的时候就有像这样的感觉
总之就是只做自己想要的东西。
从商业角度来看这基本上是毫无利润
可是这样很有趣,这就足够了。

主业方面本来也应该会很有趣
但是在工作中为了寻求结果
很容易就会混入杂念。
会在意各种各样的意见与批评
在精神上很疲劳。
变得不知道正确的答案是什么。
每天与不知道正确的答案是什么的东西见面
让人筋疲力尽。

如果有一个可以简单明了地让自己快乐的爱好的话
这就很好了。
自己想要的东西、喜欢的东西。
明明应该是只有着这些就好了…为什么。
然而,并不是只有这些的职业世界
即便很痛苦我也相当喜欢它。

监督也一样,越过了可被作为乐趣的范围。
就只能去追求独一无二的东西了。

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爱好要专注于让人愉快是最重要的。提出了要求就可能会产生回应这份要求的义务感。
这样一来就无法纯粹地享乐了,所以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其实我想要一个大号的盖饭碗或者是一个更深一点的沙拉碗。

据陶艺老师和菊酱说,这种尺寸的东西对于业余人士会相当困难。
做出一些东西,然后去制作更好的东西,在这过程中或许会很有趣
但是我也感觉到正在渐渐地进入与工作相同的道路。
因为我们本来就是这种类型的人类,总是会去追赶挑战自己。
所以我想能一直只做感到有趣的事情。

说起来,可以放面包的碟子与放咸菜的小碗会稳步增加,这挺不错的。

可是家里已经没地方收纳了,现在有些担心。

后记
调查了一下,动物粘土比赛一直持续至今,2019年迎来了第53回。历史…。
去年受疫情影响不知道有没有举办
我希望能永远继续下去。

监督作 煮豆用小碗

Comments powered by 大家的EVA.